杭州二中教育集团首页 滨江校区
学生天地
学生天地 悦读空间
生与爱的徒劳之美——《雪国》好书分享
2016年12月05日

    暑假里初读这本书时,就被川端康成所营造的美丽悲凉的气氛震撼了。小说让三个人在梦幻般的雪国发生一段段感情纠葛,最后他们的形象慢慢模糊,凝成两个字——徒劳。

    主角岛村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审视雪国——在他看来,一切都是徒劳。赶鸟节不过是孩子们嬉戏的徒劳,驹子写读书笔记和日记也是徒劳,每天晚上奔走于各式各样的酒席,陪酒、表演,为病重的未婚夫行男筹钱治病更是徒劳。就连她对自己的思念爱恋也不过就是徒劳二字。岛村知道自己只是过客,自己并不能为驹子做出什么,但他只是静静地看着驹子越陷越深,任凭驹子把所有希望倾注在自己身上。岛村早已熟悉了自己的本质,把徒劳二字看得太过清楚。他对日本舞蹈的研究和对西方舞蹈的痴迷就是这徒劳的一种表现。岛村生生把自己从嗔痴爱恨中剥离出来,却也使得自己的生命变得浅薄无力。

    岛村是不能自救的。他无奈地发觉生存本身便是徒劳,于是他放弃了抵抗,匍匐在宿命之下。然而驹子却没有发现这一点。作为一名缺乏希望和爱的艺伎,即使是再小的希望也会促使她竭尽全力,她并不觉得这是一种徒劳,然而却还是免不了遍体鳞伤——岛村精确地选择了一个时间,离开了。岛村是驹子的全部,而驹子对于岛村却可有可无。岛村可以通过县界上长长的隧道来去自如,而驹子,哪儿也去不了。

    在书中,叶子这个形象是很特殊的存在。她分明就是另一个驹子。川端康成写她有“近乎悲戚的优美的声音”,“仿佛是某座雪山的回音,至今仍在岛村的耳边萦绕。”,这种纯洁与美丽,与岛村初次遇见的驹子别无二致。当岛村第二次去见驹子时,驹子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于是叶子出现了,将从前的驹子保留下来,过清贫的生活,帮他照顾驹病重的未婚夫,未婚夫死后则不间断地去上坟。而驹子则穿上艺伎的裙子去追求另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当驹子爱岛村爱得愈来愈深,渐行渐远,叶子则承受重压日渐疯狂。叶子并不是为自己疯狂,而是她看见了驹子徒劳的努力、无望的爱情。直到叶子乞求岛村带她去东京,乞求他好好照顾驹子时,这已经是一种很清醒的绝望了。她早就知道岛村会拒绝,她只不过是代表着过去纯洁的驹子做最后徒劳的努力。叶子从火灾现场坠亡完全是一种宿命,从前的那个驹子死去了,岛村和驹子的爱情也走到尽头,岛村的银河倾泄下来,那是他无法企及的美丽,他虚妄地追求过,但终归于无。这爱恨情仇,到最后却化为虚无,徒劳啊徒劳!

    然而,这充斥全书的徒劳真的徒劳吗?我想答案是否定的。正如周国平曾说的那样,“寻求生命的意义,所贵者不在于意义本身,而在寻求,意义就寓于寻求的过程中。”虽然岛村认为雪国人的生活、驹子对自己的爱等等一切的一切都是徒劳,然而“徒劳”从某一角度正道出了雪国生活的真谛,也揭示了雪国生活更高的境界。在岛村这类“外人”的眼里,他们所进行的是琐碎、乏味、无意义的事情。而雪国人有自己的生存哲学,他们不问为什么活着,他们只是按自己的方式自在地活着表面看起来他们是进行着绝望的挣扎,但实际上,他们表现出的强大的忍耐力颠覆了对生命的一般看法,超脱出一种支撑“徒劳”的不朽的生命力,并且转化成一种无法抗拒的美。川端康成正是在灭亡的美丽中,给我们展现了他所谓的“不灭的美”。

网上图书馆
教师培训管理平台
智慧校园信息平台
家校互动平台
新生信息登记平台
成绩管理系统